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公诉审判

浅谈审判阶段刑事和解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
律师事务所提供: 审判阶段的刑事和解就是由法官作为中间人,沟通被害人和被告人,使得双方能直接商谈、解决矛盾纠纷。作为一项新的制度,如何使其在实践中加以完善,是值得深
律师事务所提供:
审判阶段的刑事和解就是由法官作为中间人,沟通被害人和被告人,使得双方能直接商谈、解决矛盾纠纷。作为一项新的制度,如何使其在实践中加以完善,是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
  一、“刑事和解”概念的提出
  刑事和解,是指通过调停人使被害人和被告人直接交谈、共同协商达成经济赔偿和解协议后,司法机关根据具体情况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处置的诉讼活动,包括经济赔偿和解和刑事责任处置两个程序过程。在此过程中,被害人与被告人可充分阐述犯罪给他们的影响及对刑事责任的意见等方面内容,选择双方认同的方案来弥补犯罪所造成的损害;同时被告人能获得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这样,被害人在精神和物质上可以获得双重补偿,而被告人则可以赢得被害人谅解和改过自新、尽快回归社会的双重机会。考察我国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可以看出其与刑事和解存在类似之处,即两者均关注被害人因犯罪受到的物质损失。如我国刑事诉讼法第77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但由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从性质上是一种民事诉讼,因此适用于民事诉讼法调解与和解的有关规定。而刑事和解制度是被害人与被告人达成一种协议或谅解,促使国家机关不再追究刑事责任或从轻处罚的诉讼制度,其价值取向是经由和解之践行,以避免刑事追诉所形成的负面效应,使被害人获得物质赔偿与精神抚慰的双重赔偿,同时减轻犯罪人回归社会的困难,是不追究刑事责任与非监禁刑、非刑罚化的统一。
  刑事和解的思想渊源最早可追溯至原始社会的私人分割赔偿,但作为一种新型的刑事司法理论,其发端于20世纪中叶,是西方社会从国家本位转变到个人本位的法律价值观变化的产物,刑事和解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实施,直接的动因来自日益增长的案件数量与审判资源有限性之间的矛盾,背后则显现了多重价值追求。它在维护成文法权威的前提下,融入了更多的人文关怀,体现了刑事司法从“有害的正义”到“无害的正义”的进步,符合中国传统文化底蕴和当下社会的和谐理念。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无锡地区的刑事和解试点工作应运而生,试点单位在各自的领域积极实践刑事和解制度,法院从刑事和解的内在精神实质出发,在审判实践融入了刑事和解的诸多理念。
  二、审判阶段刑事和解的特点
  在现行无锡地区的刑事和解试点过程中,试点主体涉及公安、检察、法院等多家机关,每一个主体都遵循特定的适用范围、条件,从而导致不同的法律后果。就审判阶段而言,适用刑事和解程序的特点主要表现在:
  (一)被害人享有自主选择权。在被告人自愿认罪的情况下,审判人员注意审查被害人是否出于真实意愿提出和解,而不是外力施压或强迫所为。刑事和解中要征求被害人的自愿是一项基本原则,由于刑事和解的法律后果对被告人极为有利,所以绝大多数被告人同意和解,关键就在于被害人是否同意和解,一些案件虽然符合刑事和解的适用范围,但是由于被害人出于种种原因不愿意和解,审判人员就要尊重被害人的意见。
  (二)保护被害人的赔偿权利。在传统司法中,重点都放在被告人身上,这使得被害人往往成为被遗忘的人,对于被害人法益的恢复退居于次要地位。因此,有必要强化对被害人的保护,朝“从抽象法益的保护到具体被害人利益的保护”、“从被害人报应情感到实质利益的保护”方向努力。刑事和解正是作出了这种努力,在审判过程中,被告人承担责任的形式主要表现在补偿被害人的物质损失,而被害人被赋予叙说因犯罪所受到的痛苦的权利及接受被告人道歉的权利,以通过刑事程序获得最大化的物质与精神慰藉。
  (三)保障双方地位平等。在审理过程中,法院注意使被害人与被告人站在平等对话的平台上,双方不能存在权力压迫,如果被害人碍于某种权势或胁迫可能违心放弃自己的合法权利,将不适用刑事和解;同时被害人也不能漫天要价,提出不切实际的被告人难以履行的义务。
  (四)严格履行一定的程序。惠山法院专门制定了刑事和解工作规则与规程两个文件,统一规范刑事和解程序,严格遵循审查——审批——告知——协商——达成协议——履行协议等程序。通过程序的规范性,法院保证刑事和解工作正常有序地进行,防止司法腐败现象的产生。
  三、审判阶段刑事和解的适用现状
  1、适用范围
  无锡市公检法司《关于刑事和解工作的若干意见(试行)》规定可以适用刑事和解的案件包括:(1)告诉才处理的案件;(2)未成年人犯罪案件;(3)过失致人重伤案、过失致人死亡案、交通肇事案;(4)因民事或同事纠纷、婚姻家庭矛盾引发的人身损害、侵犯财产犯罪案件;(5)下列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拘役或者单处财产刑的轻微刑事案件:故意伤害案;非法侵入住宅案;侵犯通信自由案;遗弃案;因合法债务、经济纠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同时规定不适用刑事和解的案件有:(1)雇凶伤人、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涉黑涉恶,或抢劫、抢夺等严重影响社会治安的案件;(2)行为人系累犯,或在服刑、缓刑、劳动教养和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故意犯罪的;(3)行为人多次犯罪的;(4)被害人是单位的案件;(5)其他不宜适用和解的刑事案件。
  实践中,惠山法院在贯彻实施该意见时,部分突破了适用范围,主要表现在:(1)突破了被害人仅限于自然人的规定。如在韩某某诈骗案中,被告人韩某某于2006年10月至12月间,假冒所在公司车间同事的名义,虚构家中有事而需要预支工资的事实,并冒用车间主任的签了刑事和解,这些盗窃案有的发生在邻里之间、有的发生在同事之间,被告人都退清了全部赃款,悔罪表现好,得到了被害人的谅解,从而也得到了宽大处理,取得了良好的法律与社会效果。名,先后十几次从财务科骗取人民币数万元。本案中,被害人系单位,但是单位作为有法律人格的主体,同样享有一系列权利,在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原则上有与被告人协商解决的可能性,在其和解意愿系单位集体研究决定的情况下,我们认为也可以适用刑事和解。同时,鉴于被告人已经全部退清赃款,被害单位也予以谅解并同意其继续在该单位工作,审判人员在庭审前促成被害人与被告人达成和解协议,被害人得到了物质、精神补偿,被告人亦得到了从宽处理。(2)突破了对盗窃案件不适用刑事和解的规定。先后对3起盗窃案适用。
  
律师事务所      电话:010-62369188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栏目

今日头条

视频说法更多>>

  • 本栏目最新推荐
  • 全站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