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从一起案例认识运输毒品罪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
律师事务所提供: 运输毒品罪 案例: 2008年4月初,王某在缅甸组织毒品货源后,由朱某安排孙某在缅甸接取毒品。同月9日,孙某指使他人将毒品运至境内,在云南省打洛镇交给马某,

律师事务所提供:
  
  运输毒品罪

  案例:

  2008年4月初,王某在缅甸组织毒品货源后,由朱某安排孙某在缅甸接取毒品。同月9日,孙某指使他人将毒品运至境内,在云南省打洛镇交给马某,由马运往景洪市。当日18时许,马某在打洛镇被抓获,被查获甲基苯丙胺21.821千克。同年5月中旬,王某在缅甸安排朱某让孙某将上批剩余毒品运至境内。运输毒品人员在途中被抓获,被查获甲基苯丙胺5430克。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王某、朱某违反毒品管制规定,将甲基苯丙胺走私入境并进行运输,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运输毒品罪,并且运输毒品次数多,数量特别巨大,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且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均应按照所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王某、朱某判处并核准死刑。

  认识运输毒品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毒的决定〉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运输毒品罪:是指明知是毒品而采用携带、邮寄、利用他人或者使用交通工具等方法非法运送毒品的行为。 运输毒品罪在主观方面的构成要件之一是:行为人以"非法运送"为目的,这是其区别于非法持有毒品罪的重要特征。"非法运送"包括了为谁而运,运往什么地方,送给什么人,也就是说,毒品的来源要明确、送往的地方要明确、送给什么人也要明确。

  运输毒品中区别于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行为人以营利为目的” 运输毒品罪和走私、贩卖毒品罪一样,都是营利型犯罪,犯罪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获取非法利润和报酬。被告人运输毒品,目的是通过运输这一中介手段,与走私、贩卖毒品犯罪相衔接,获取非法利润和报酬。如果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的目的是为了获取非法利润和报酬,就不具备运输毒品犯罪的营利性特征。相反,被告人如果持有毒品是供自己吸食则不构成本罪。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法(2000)42号〕《全国法院审理毒品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关于毒品犯罪案件的定罪问题”的规定,“吸毒者在购买、运输、存储毒品过程中被抓获的,如果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了其他毒品犯罪行为的,一般不应定罪处罚,但查获的毒品数量大的,应当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刑法》规定非法持有毒品罪的立法目的就在于对那些非法持有较大数量毒品又无证据证明其构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或者窝藏毒品罪的行为进行刑事处罚,

  运输毒品和走私毒品的区别:

  走私毒品是指非法运输、携带、邮寄毒品进出国(边)境的行为。行为方式主要是输入毒品与输出毒品,此外对在领海、内海运输、收购、贩卖国家禁止进出口的毒品,以及直接向走私毒品的犯罪人购买毒品的,也应视为走私毒品。根据本法的规定,影响走私毒品行为的危害性的因素,主要是走私毒品的数量、主体的情况(是否是首要分子、是否参与国际贩毒组织)、方式(是否武装掩护)等。这些因素无疑影响走私毒品行为的危害性,输入毒品行为,将直接危害我国公民的身心健康,危害我国的社会管理秩序;而输出毒品行为,则并不直接危害我国公民的身心健康。换言之,输入毒品行为的直接危害结果发生在我国领域内,而输出毒品行为的直接后果发生在我国领域外。前者行为的危害性显然重于后者。从国外的规定看,许多国家(如德国、日本)都是将输入毒品与输出毒品分别规定为独立的犯罪,或者将输出毒品的行为纳入运输毒品罪中,而前者的法定刑则明显重于后者,其立法宗旨也主要在于保护本国及本国公民的利益。本法虽然没有分别规定输入毒品与输出毒品的法定刑,但司法机关在量刑时,对输入与输出两种行为应当区别对待。 运输毒品是指采用携带、邮寄、利用他人或者使用交通工具等方法在我国领域内将毒品从此地转移到彼地。运输毒品必须限制在国内,而且不是在领海、内海运输国家禁止进出口的毒品,否则便是走私毒品。运输毒品具体表现为转移毒品的所在地,如将毒品从甲地运往乙地,但应注意,从结局上看没有变更毒品所在地却使毒品的所在地曾经发生了变化的行为,也是运输毒品。例如,行为人先将毒品从甲地运往乙地,由于某种原因,又将毒品运回甲地的,属于运输毒品。

  几种主要情节对运输毒品案件量刑的影响:

  对运输毒品犯罪案件被告人的处刑,应当根据刑法第六十一条规定的量刑原则“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如运输毒品的数量、对所运输毒品的明知程度、主观恶性程度以及其他情节,依法判处刑罚。只有坚持这一原则,才能做到罪刑相适应。

  1、毒品数量对运输毒品案件量刑的影响

  由于毒品数量与毒品的危害有着直接的关系,毒品数量越多,其危害性就越大,因此毒品数量一般都被用来作为决定刑罚轻重的重要标准。虽然刑法将毒品数量作为量刑的重要标准,但是数量不是决定刑罚轻重的唯一标准,不能唯数量论。除毒品数量外,还需要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考虑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对于非单纯性的运输毒品案件适用死刑的数量标准可以与走私、制造、贩卖毒品案件的相同,而对于单纯性的运输毒品案件适用死刑的数量标准,其上限应当以适用死缓为原则,以适用死刑为例外。

  另外,还可以将单纯性的运输毒品案件中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数量在五十克以上一定幅度内不宜判处无期徒刑的案件交由基层法院管辖,从而可以使中级法院、高级法院能更好的集中有限的刑事审判力量办好死刑案件,以确保死刑案件一、二审质量。

  2、共同犯罪中的量刑问题

  在运输毒品犯罪案件中,共同犯罪所占比例是比较大的。在运输毒品共同犯罪案件中,对同一案件被告人之间的量刑一定要保持平衡。中国社会传统在适用死刑上有“不绝其嗣”的观念,为保证案件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相统一,在对运输毒品案件中共同犯罪的家庭成员量刑时,要根据各成员的地位、作用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尽量有所区别,不宜不加区别地对多名家庭成员同时适用死刑。对起主要作用的家庭成员判处死刑,其他人员能不判死刑立即执行的,应尽可能不判处。在共同运输毒品的犯罪中,仅实施携带、运输行为的被告人的地位作用是次于实施带领、监督作用的被告人的,能够区分出主从犯的要尽量区分,并在量刑时拉开差距。对于刑事责任分散区分不出主从犯的,在量刑时也要对二者适当拉开差距。

  对于共同犯罪案件中如果仅有部分被告人到案,另有部分在逃的情况,在审判实践中不占少数。这类情形的处理,《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有明确的规定:“对于确有证据证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不能因为其他共同犯罪人未归案而不认定为从犯,甚至将其认定为主犯或按主犯处罚。”由此可见,对于确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与其他未归案的犯罪人比较相对次要的,在量刑时应当有所体现。如果在案证据不能确实、充分地证明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时,应当根据“疑义有利被告”的基本法理作出认定与处理。如果有证据表明,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即使是主犯,但与其他未归案的主犯相比其地位、作用考可能还要相对次要的,除非案件性质、危害极其严重,在量刑时也要有所区别,以体现区别对待,实现量刑平衡。

  3、立功对量刑的影响

  在运输毒品犯罪中,经常遇到这样一种现象,即运输毒品的组织指挥者、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共同犯罪的主犯等,往往掌握着许多从犯、马仔的犯罪线索,被抓获后即检举、揭发或者协助抓捕从犯、马仔,获得立功甚至重大立功,而从犯、马仔却很难获得立功机会。由此就会造成从犯、马仔被判死刑的可能性反而比主犯大得多,这不符合刑法规定立功的本义。因此,对于运输毒品的共同犯罪中主犯检举同案从犯、毒枭检举下线的立功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要结合其罪行的严重程度综合考虑,并要充分考虑共同犯罪人之间的量刑平衡。如果本身罪行极其严重,或者协助抓获的只是同案中的从犯、马仔的,功不一定能抵罪,不一定足以从宽处罚,如果是检举其他犯罪构成立功的则应当从宽处罚。如果是毒品下线或者从犯、马仔检举毒品上线或者主犯的,对其从宽的幅度就应当大一些,从而体现裁判的公平正义,实现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统一。

  4、自首对量刑的影响

  自首是被告人愿意接受司法机关处理的表现,是其认罪、悔罪的表现。实践中,运输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在面临查缉无法躲避的情况下,为了减轻罪责而自首的现象比较多,对于这种自首,要充分考虑其现实的悔罪态度,对其不宜适用减轻处罚,适用从轻处罚的幅度也不宜过大。

  5、毒品含量鉴定问题对量刑的影响

  刑法规定毒品数量不以纯度折算,但是“不以纯度折算”并不意味着不对毒品进行定量分析,在根据毒品数量确定相应的法定刑幅度后,含量和纯度是进一步选择刑种和刑期长短的重要依据之一。因此,定量分析应与定性分析一样,成为毒品犯罪案件审理过程中不可缺少的证据内容。[1]笔者认为,对毒品的定量分析是正确适用刑罚的前提之一。在对毒品犯罪分子量刑时,不能不考虑毒品含量大小所造成的不同的社会危害程度,从而在量刑时有所区别。在审判实践中,毒品掺假问题影响适用刑罚的情况比较多。对于这个问题,应当结合我国目前的刑事政策、毒品犯罪态势辨证地看待。由于刑法规定毒品数量不以纯度折算,实践中有时公安机关没有作毒品含量鉴定,还有到了审判阶段经过法院提出后仍不能鉴定的。对这个问题,笔者认为既不能过于苛求鉴定,也不能一概不理。对于毒品数量不大不会适用重刑的案件,考虑到诉讼经济和效率问题,只要经鉴定确系毒品的,可以不作含量鉴定。但是对于毒品数量大,可能判处重刑的案件,有证据证明有大量掺假的或者根据现有证据不能排除有大量掺假可能的,就应当要求作定性和含量鉴定。因为纯度越高的毒品,其毒性、成瘾性和依赖性越大,对人体健康的危害程度也越大。毒品纯度越高,往往表明越接近毒品犯罪的源头,运输或者组织运输该毒品的人就越可能是大毒枭,这些人应是重点打击的对象。如果不进行含量鉴定,就难以分辨出这些犯罪分子对他们实施重点打击。且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出现了个别公安人员为破案、立功而人为制造虚假毒品案件的现象。如果不作含量鉴定,讲难以识破、避免此类案件的发生。对经过鉴定毒品含量较低或者极低的,对于掺假后毒品数量才达到或者超过死刑数量标准的,对新型混合型毒品不能作含量鉴定的,在处重刑上都要留有余地,原则上不要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6、诱惑侦查对量刑的影响

  诱惑侦查,是指侦查人员亲自或者指使侦查协助人员(秘密力量)设立某种诱发犯罪的情景,或者为实施犯罪提供条件或机会,促使第三者(违法嫌疑人)实施犯罪,当第三者实施犯罪时将其拘捕,从而侦破案件的侦查方法。通过技侦手段、特勤引诱侦破毒品案件是目前缉毒工作的一种通常做法。对于确有证据证明存在数量引诱的,如果加上引诱犯罪的毒品数量才超过判处死刑标准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如发案明显不正常,不能排除特勤引诱可能的,适用重刑要留有余地。

 

律师事务所     电话:010-62369188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栏目

今日头条

视频说法更多>>

  • 本栏目最新推荐
  • 全站最新推荐